P2P租车颠覆传统租车市场 鼓励竞争把市场的交给市场

17/06/18  澳门足球博彩 
  • 推荐到:

  P2P租车的模式已形成一股“时尚”新风。

  P2P租车(互联网+租车)即私家车车主将自己的闲置车辆放上租车平台,然后租客搜索到合适的车辆,双方约定好租车时间和价格,完成租赁交易。对比几家主流租车平台和神州租车的价格,P2P租车价格要便宜1/3或一半以上。

  3月15日(星期五)上午9时,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五次全体会议,决定国务院总理的人选;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委员的人选;选举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选举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会前,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接受了新华网、中国政府网记者采访。宋君毅 摄

  一方面,P2P租车无疑成为了诸多年轻人出行的交通方式之一,方便快捷。另一方面,与打车、专车相比,显然市场对P2P租车的认知和接受还存在一定差距。其原因主要在于私家车主们对这种租车模式接受程度不一、用户对这种租车方式也缺乏足够的体验。因此,P2P租车任重而道远。

  PP租车CEO张丙军在接受北京青年报《生活时代》采访时说,“自驾市场是一个比代驾要大好几倍的市场。并且,这个行业的马太效应会越来越强。”专家指出,私家车出租是一个全新的领域,需要重新对市场资源进行整合,完善诚信平台建设,建立起整个行业良性运行的标准体系。

  颠覆传统租车市场

  互联网+正在颠覆传统产业,而P2P租车也正在颠覆传统的租车市场。

  与传统租车模式不同的是,P2P租车模式进入门槛低,采取“轻资产”的运作模式。

  那么P2P租车与传统租车模式相比,究竟有何创新,创新模式优势何在?张丙军告诉北京青年报《生活时代》,“传统的租车模式是租车公司采购汽车,然后租给用户;而以PP租车为代表的P2P租车是我们整合市场上现存的庞大的闲置私家车资源,出租给用户。”

  “这种全新的租车模式,带来了汽车使用效率的提高。”他用数据进行阐释,“正常私家车的使用率只有10%,通过PP租车这样的平台,能够提升到50%以上,从而节省了全社会的资源。”

  对用户而言,P2P租车能够更加方便、便宜地租到自己想用的车,因而受欢迎。在租车需求上,有用来日常代步的,有为了周边旅行的,还有部分租客则是用于试驾体验。“当租车变得更加方便和划算,许多年轻人就没有必要或着急买车,超大型城市(如北上广深)的交通压力、环境压力都会随之减小。”张丙军说。

  P2P租车其实就是一种分享经济。这一模式已在发达国家盛行,被认为可以促进绿色、节能的生产、生活和消费。

  亚洲第一家P2P租车共享平台——PP租车,是一家于2012年5月在新加坡开始筹备运营的P2P租车平台。PP租车2013年10月开始进入中国市场,随后于2014年先后获得红杉资本投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和IDG、晨兴资本领投,源码资本、明势资本、红杉资本、清流资本跟投的6000万美元B轮融资。

  张丙军认为相比较中国P2P租车市场,新加坡市场更加规范,但是受人口和城市规模的限制,整体市场的空间不大。而中国市场,由于城市人口密度更大、供需矛盾尖锐,市场规模是新加坡的上千倍,“所以国内市场目前是我们拓展的重点。”在PP租车平台上,认证车辆达到50万以上,认证租客达到一百万以上。显然,这个速度是传统租车所望尘莫及的。

  集追捧争议于一身的“时尚新宠”

  车主共享爱车,放心赚钱;租客自驾用车,便宜快捷。从社会效应来讲,共享经济模式,提高了出行效率,利用了闲置资源,缓解了交通压力,创造着诱人的价值。

  然而,问题随之而来。租客身份怎么核实?租客违章肇事、携车潜逃怎么办?车主如何实现放心赚钱?

  这里首先牵涉到的一个问题就是租客身份信息核实的问题。P2P租车平台往往称“对每个注册租客进行严格身份认证”,但这些公司只是普通民事主体,并没有对租客信息进行审查的能力。这就存在着风险,如果一个无驾照的人冒用其他人的身份信息租车,租车公司很可能没办法检查出来,这样一旦发生事故,车主也会被牵连。

  依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六章第49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对此,张丙军告诉北京青年报《生活时代》,PP租车建立了一套完整的风控体系。首先,对于租客身份验证,PP租车还与公安局和交管局数据对接,加入中国银联创办的安全联盟组织,并与国家认证的互联网征信系统合作接入数据进行筛选,确保平台用户质量。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第一套P2P租车行业用户评估系统,进行多方面评估,最后得出租客是否适合在平台进行租车的评估结论。PP租车还会在通过审核的车内安装一部智能盒,由风控和安全团队24小时实时监控车辆位置,有异常做到第一时间响应。

  “针对极其个别的不法租客恶意骗车的情况,我们有专业的风控团队,负责追车、寻车。”张丙军介绍说,上个月,PP租车还推动了一例骗车抵押案的罪犯入刑,犯罪嫌疑人因诈骗罪被判处4年半有期徒刑。

  另外,如果车辆出现事故,PP租车有完备的保险体制,解决赔偿问题,保证车主利益不受损,租客处理事故简便高效。

  在市场需求越来越大的情况下,P2P租车是天使还是魔鬼?就要看相关企业能否建立完善的风控机制,保障车主和租客双方的安全,这尤为关键。

  行业马太效应越来越强

  数据显示,中国租车市场的规模正在不断壮大。

  罗兰贝格数据显示,中国租车市场规模从2008年的90亿元增长至2013年的34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9%;车队数量则从2008年的10万辆增至2013年的36.9万辆,复合增长30%。预计2018年中国租车市场规模将增至650亿元。车队数量达到77.9万辆。

  并且,近年来,各大城市的交通拥挤状况日益严重,大型城市陆续出台了限牌限行政策。租车出行或不只是一场时尚风,或将成为市民重要的出行方式之一。

  张丙军告诉北京青年报《生活时代》,“我认为自驾市场是一个比代驾要大好几倍的市场。”以北京为例,每天产生的代驾类订单大约有160万个,而自驾出行订单约有150万。“PP租车是处于自驾出行市场的服务,未来汽车共享普及后,可能有一半的自驾出行订单靠P2P租车模式满足,这个市场的年规模在一百亿以上。”

  然而,在可观的市场面前,这种进入门槛低的“轻资产”租车模式未来会形成怎样的竞争,PP租车又将如何打造自身竞争力?

  张丙军说,“PP租车是国内最早涉足P2P汽车共享的公司,经过我们的探索和努力,我们目前占有国内市场份额高达90%以上,已经形成了网络效应——车主会发现,车放在PP租车平台上,最容易赚到钱;租客会发现,PP租车平台上的车最多、最全,离自己位置最近,价格也最便宜。”他还认为这个行业的马太效应会越来越强。

  然而,专家认为,与打车、专车、拼车不同,在当前的用车服务市场中,P2P租车一方面要从打车、专车、拼车的“虎口”中夺食,一方面也要面临自身行业的竞争,以及与传统租车巨头的抗衡。因此,在这种相对复杂的市场环境下,P2P租车平台除了积极建设信用环境、用补贴吸引和抢夺用户外,如何从私家车主和租车用户两方面去完善细节、提升用户体验,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本版文/陈莉

  画外音

  PP租车车主:赵先生

  北京青年报《生活时代》:你为什么愿意把车投入到P2P租车市场?你怎么评估P2P租车市场的潜在风险?

  赵先生:我一直是汽车爱好者,以前在北京车展上看到GPS智能盒和远程诊断的技术能装到车上,追踪位置,我就挺感兴趣的,一直寻思着,给家里三台车都装一个,但问了价格,还没有大规模民用。去年,我在赶集网看到PP租车的广告,说免费送智能盒,最开始,我根本就没打算把车租出去,就觉得这个智能盒挺好玩,可以装一个,大不了装了咱不租出去呗。谁知道,装好后一上线,订单和钱就源源不断地过来,我总不能跟钱过不去吧,就持续接单了。我现在一个月在PP平台的收入在24000-30000元之间,尤其是奥迪TT这辆车,每个月的收入都没有低于过14000元。如果折算成年收益率的话,一直在80%以上,相对于我的其他投资项目而言,是非常高的。

  我认为任何投资都会有风险,P2P租车的风险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车出了事故,这个保险保费已经完全覆盖了,我不担心;另外一种风险是车丢了,这个PP租车作为平台有承诺,风控会负责找回,哪怕极端情况下不能找回,也会赔偿车辆的残值,所以,我觉得风险基本上是很低的。

  北京青年报《生活时代》:投入P2P租车市场后,你如何权衡你获取的收益和你的车辆损耗?

  赵先生:车是一种很特殊的商品,从买到的一瞬间开始就是贬值的,与其让它停在车库里贬值,不如让它成为赚钱的工具,考虑到一年80%以上的收益率,我认为把车租出去的损耗是远低于这个收益的。

  北京青年报《生活时代》:作为我国P2P租车市场发展的参与者,你对其未来发展前景持怎样的态度?

  赵先生:我觉得汽车共享是大势所趋吧,北京这样的超大型城市容纳不了那么多的车,而现存的车辆利用率这么低,这是一种巨大的浪费,借助新的互联网工具,既然能够提高车辆的利用率,那么就一定会有它的市场和价值。我非常感谢有PP租车这样的平台,让我的车有了额外的收入,方便了更多暂时不能买车的朋友。

  PP租车租客:刘先生

  北京青年报《生活时代》:作为租客,请谈谈你的真实体验和感受。

  刘先生:我是PP租车的租客,使用这个平台,首先我的感觉是比较便宜,我在上面查到的车辆价格,通常比神州租车等传统租车公司便宜30%-50%,我租150元价位的车辆最多,主要是用于跟朋友一起周边自驾游。另外,这个平台上的车,都是在附近的小区内,只要车主愿意放到平台出租,就可以去租,再也不用像传统租车公司那样去很远的网点取还车,非常方便。保险理赔方面,也更加便宜和方便,因此我一直推荐身边的朋友去用。

  北京青年报《生活时代》:在P2P租车过程中总是不乏有租客“携车潜逃”或违章肇事等现象,对此你怎么看?你认为作为一名租客,理应如何规范自己的行为?

  刘先生:我倒没有想过那么多,我觉得在这里租车和在传统租车公司不同,在租车公司,你是跟一个冷冰冰的企业打交道,而在PP租车,我是跟身边小区的车主打交道,车也是人家的私家车,会比较爱惜,用完车之后,大家还会有互评机制。所以,在PP租车平台借车,我会更爱惜,和车主成为朋友的话,以后借车也更加方便快捷,人家才愿意继续租给我。

  针对目前通信领域备受关注的腾讯冲击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局面,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15日在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工信部鼓励竞争,也愿意将市场的交给市场。

  在被问及工信部将如何监管互联网公司和传统电信运营商之间的竞争时,苗圩表示,要从保护用户的角度出发,做到一定的规范。“比如怎样提高对用户的服务质量,减少掉话率等等”,苗圩说,对传统通讯方式,工信部有一套管理规则,对新的互联网通信产品,也同样要遵循一定的规则。

  近来,被称为“最大虚拟运营商”的腾讯公司与三大传统电信运营商的关系日趋紧张。有传闻称三大电信运营商正在与腾讯展开谈判,主要内容是如何监管腾讯的OTT业务,以及如何向OTT业务收费。

  所谓OTT业务,是指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语音、视频以及数据服务业务,腾讯的微信就是典型代表。

  有媒体向三大运营商求证,运营商均称暂时未展开正式谈判。腾讯也于昨日发出回应,称微信没有对用户收取费用的计划。

  “奚国华讲过,他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另外两家的竞争,而是互联网企业带给中移动的压力”。苗圩指出,随着一些新的互联网技术不断发展和广泛应用,传统的电信运营企业压力倍增。但他同时表示,传统的通信方式和新型的互联网通信方式之间的竞争总体来说是件“好事情”,对用户有利,工信部鼓励竞争。

  北京青年报《生活时代》:作为我国P2P租车市场发展的参与者,你对其未来发展前景持怎样的态度?

  刘先生:我希望租车能够像租房一样方便和普及,最好是身边小区的车有20%以上都能被共享出来,供无车的人租用。我很看好这种商业模式,既能提高闲置车辆的使用率,又能方便用户,还能保护环境,真心希望这种产品越来越多,越来越方便。

  此外,苗圩还回应了“宽带不宽”的现象,他说,宽带要“宽”,涉及到多个环节,如网络、接入端、使用习惯以及上游的一些互联网企业等等。“就拿高速公路来做比喻,收费站如果收费口不够多,也可能造成公路的流量收到限制,所以,要想‘拓宽’宽带,需要各方一起来做。”苗圩说。 (记者 王悦威)

本文转载于http://www.solaraluminum.com/WAmNjim/1v714c9W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