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 究竟何事惹得总理屡屡“怒批”

17/06/09  娱乐城 
  • 推荐到:

    京藏高速昌平南口出口向北望,一座火箭发射塔状灰色城堡赫然矗立。这里原本曾规划亚洲最大的沃德兰游乐园,但因故停工,在荒废十几年后,它终于被拆建,原址将改建大型购物中心。(《北京晨报》5月20日)

    起初雄心勃勃打造的“亚洲最大游乐园”,最后却被探险爱好者奉为“全球最美的20座废墟之一”,成为摄影爱好者眼中“被埋葬在庄稼地里的童话”。沃德兰游乐园如此命运多舛,不免让人唏嘘不已。

    拆除后改建购物中心,对于已然沦为“鬼城”的沃德兰游乐园来说,也算涅i弥厣2还晡肮婊型矩舱郏9だ梦惨换?4载,所留下的不只是孩子们心中那个夭折的梦想、不会兑现的承诺,更有巨额的资金浪费,大量的土地闲置以及再也追不回的发展机遇。

  每逢国务院常务会议,常常有李克强总理的“怒批”。新近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以美甲师为例,再度将矛头指向简政放权不彻底。

  “美甲师还用得着政府发资格证书吗?竟然还细分为五级!”据报道,总理在当次会上厉声发问,“这严重束缚了市场的手脚,也束缚了人民的创造力!”

    拆除“亚洲最大游乐园”谁该反思?

    显然,项目投资方首先应反思。正如著名旅游社会学者、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博士所言,“缺乏专业背景、选址与消费需求不吻合、时机有点超前,这三大软肋造就了这座城堡废墟”。不过,当地政府更要为引进项目的失败进行深刻反思。

    在利益诱惑面前,资本容易冲动,但政府必须保持一份冷静克制,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毕竟,投资者花的是自己的钱,可以经得起风险和折腾,政府土地出让、税收减免等配套政策,花的是公帑,事关地方发展大计,不能“大不了从头再来”。一个项目的夭折,带来的不仅是看得见的沉没成本,更有看不见的机会成本。如果不是沃德兰游乐园白白荒在这里,123.04公顷土地、14年时间,又能创造出多少财富?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全国掀起一场主题公园热,至今已累计开发主题公园式旅游点2500多个,但非常成功的案例少之又少。当年的“西游记宫”,早已门庭冷落,成为笑柄。投资八亿元的苏州福禄贝尔乐园,开园仅一年就因游客稀落难以支撑而最终关门。对此,深圳华侨城集团总裁任克雷一针见血:“政府热情高涨,难免带某种色彩的长官意志。一些地方拿当地天然的旅游景区搞主题公园,原始旅游资源的破坏是对主题公园的极大讽刺。”

  区区一个美甲师的资格证,也需要一国总理亲自过问。对一个成熟运转的社会而言,这无论如何是一种尴尬。耐人寻味的是,类似的“怒批”,一年来屡屡发生。总理的喊话往往“不拘小节”,最令人耳熟能详的包括电信运营商提速降费和银行降费问题,以及那张著名的“证明你妈是你妈”的“奇葩证明”。不久前的另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他指出了个别部门在简政放权上的偷梁换柱,“本来群众办一项手续需要到现场,交100元手续费。现在改革以后,人不用来了,直接发电子邮件,网上办理,但收费一下从100元涨到了500元。”

  人们应该记得李克强就任总理之初那句著名的改革宣言:“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然而,现实中梗阻于简政放权大目标前的种种伪改革、不改革甚至反改革,却屡屡要令其“喊破嗓子”。需要“喊破嗓子”的,倒也不只总理一人。不难发现,存在于不少领域的种种问题,本应通过严格的制度和不折不扣的落实来得到解决,却往往要陷入落实不力的尴尬。许多地方,有时非得等到“一把手”点题,问题才被当作问题;非要等领导层亲自出马,问题的解决才被提上议事日程。

  这样的尴尬,其实是改革的尴尬。对于问题瓶颈,嗓子当然要喊的。但当领导们喊破嗓子之后,谁来“甩开膀子”?

  毫无疑问,小至美甲师的资格认证,大至政府数据的互联互通,背后之所以阻碍重重,多是因为有利益的牵绊。以简政放权为目标的改革,很大程度上要调整旧有的利益格局,尤其是打破个别利益集团因权力寻租而来的不当获利。这样的改革,显然是一块不能再硬的“硬骨头”。如果仅仅依靠总理一人的喊话,却无法析清问题背后的利益关系,进而以强有力的制度和决策向关键处动刀,改革怕只会难上加难。

  调整利益永远是伤筋动骨的事,况且在调整利益之余,还要顺势改变相关主体的观念、习惯和工作方式。简政放权要深入,上层的压力机制固然重要,全方位尤其是下层的监督机制同样不可或缺。要让阻碍改革的利益集团松手,除了持续不断地施压,也亟待通过制度设计和监管手段的提升,来倒逼其打破利益垄断,从而释放改革红利;对于刻意阻滞、妨碍市场发育乃至肆意盘剥市场主体的滥权行为,则更需通过严格的制度和高度的公开,予以强力打击;对于改革推进中的不作为、不努力,也需要施以严明的监督制度,套上一个“紧箍咒”。

    究其原因,招商引资机制缺陷也难辞其咎。目前,各地在招商引资时大都只看重表面数字,按引资规模论功行赏,缺乏对项目可行性的科学研判。一些官员好大喜功,盲目招商,导致不少项目成为烂尾工程。比如,安徽铜(陵)南(陵)宣(城)高速公路由于违规招商,项目法人不具备建设能力,导致预算37亿元的工程开工数月后陷入停工状态,经济损失巨大。

    亚洲最大游乐园沦为“鬼城”被迫拆除的教训必须汲取。有关部门应建立和完善招商引资绩效考核机制,通过专家论证等形式对引资项目严格把关,改变“只问播种不问收成”的局面,避免宝贵的发展机遇再度被拿来肆意挥霍。

  另一方面,一些关乎全局的改革,也需要加速向纵深推进。唯有如此,解决问题才不至于“喊一嗓子动一步”,才会有“一劳永逸”的可能。今年国务院明确地方政府“三张清单”制度,即在约束政府权力运行方面走出了一大步。而对一些“屡教不改”的既得利益阻碍,在清单制之余,恐怕还需要机构改革和市场化改革等更深远的措施,来断绝个别群体从市场攫取不当利益之路。

  改革的问题,要让改革来回应,这方面不容懈怠,更不容闪转腾挪。通过改革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也应当成为一种常态和自觉。毕竟,倘若一切都要靠总理来喊破嗓子,实在不是应有的办法。(朱珉迕)

赌球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