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称城镇化核心问题是农民工市民化的问题 南宁市委书记余远辉涉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17/06/12  全讯网2 
  • 推荐到:

  5月2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意见明确提出,2013年改革重点工作包括积极推动民生保障、城镇化和统筹城乡等相关改革。今日,国务院参事室参事、经济学家汤敏就城镇化发展的相关问题接受了本网记者的独家专访。

  新华网记者:在发改委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中,城镇化改革思路浮出水面,至少涉及发展规划、户籍改革、土地制度、农村产权等四大方面,这四个方面的改革内容有怎样的联系,如何才能让各方面有机的结合,更好的推进城镇化?

  汤敏:我觉得这四个方面已经概括的比较全面,实际上大部分问题已经迎刃而解了,剩下一些细节、技术问题,相对来说比较好解决。

  5月22日电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南宁市委书记余远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余远辉简历:

  城镇化的核心问题是农民工市民化的问题。农民工市民化的问题就涉及到户籍改革,涉及到土地制度,涉及到农村产权,包括涉及到发展规划的问题。就是我们现在城镇化化,实际上是半城镇化,我们的农民进了城,也住了6个月以上,但是他并没有真正享受城市的福利,没有享受城市的生活,很多农民也没有一种真正安定的生活,所以它还是一种半城镇化。

  这里面首先第一步就涉及到户籍问题。那未来的户籍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户籍?比如说重庆,重庆把350万农民原来的农村户口全部转成了城镇户口,它在户籍问题上迈出了一大步。

  户籍问题的关键是后头的这些社会福利,你一变成了城市户口,那你就应该享受城市的教育、城市的医疗,特别是城市的住房保障。这里就涉及到城市怎么规划的问题。因为现在的城市规划都没有把农民工纳入在内。2.6亿的农民工,如果再把家属算进来的话,可能超过3亿人,那这3亿人的社会福利问题、土地问题、规划问题,我们考虑进去没有?没有考虑进去的话,那可能就要循序渐进,不是说这2.6亿人都全部解决,但是要分期分批解决。比如先解决已经在城市里住了10年以上,有了固定工作,甚至已经买了房子,或者已经有了一个很好工作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能不能首先解决这批人的户籍问题,这样压力也不大。

  从规划角度来说,那首先土地规划就要有变化,如果按照真正城市居民,拿一万人一平方公里计算,这已经是最起码的了。这么多人进来,现在农民工已经住在城中村里头,住在集体宿舍里头,他不是一个正常城市居民应该得到的居住条件和教育卫生条件,这就需要提供大量的土地。

  另外,需要大量的钱。因为教育、卫生都要财政的投入,特别是他的住房,比如农民工真正变成城市居民,至少大部分农民工都基本满足经济适用房的规定,甚至很多满足廉租房的规定,那我们的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准备好了没有?那这个也需要规划。

  还有就是农民工本身的财力够不够,因为你在城市里真正居住下来,那你需要或者租房子,或者自己买房子,你的孩子,所有这些成本就会更高,那我们的农民工有没有我们称之为第一桶金,因为要安置下来他需要第一桶金,等等这些都是一个大的问题,那这些问题我们不可能两年内或者五年内都解决,那要分期分批,解决那些能够解决的。从重庆来看,重庆一下子解决300多万人,所以只要下大决心都是可能的,但是这些需要一些政策的变化。

  新华网记者:城镇化发展规划要求积极推进土地管理制度改革,要实现城镇化发展目标,是否有足够的土地供应,土地从哪里来?如何保障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

  汤敏:关于地的问题,农民工加上家属大约3亿人,每万人一平方公里或者说一百平方米一个人的话,因此包括基础设施,包括住房,包括学校,所有这些加起来的话,大概是4000到5000万亩地,仅城市就需要这么多。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在保证耕地不减少的情况下,城市就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还是我们刚才说的,得一步一步来,不能全部一次解决。那这里有没有希望呢?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就看我们的政策灵活性的问题。

  余远辉,男,瑶族,1964年1月生,广西恭城人,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年7月参加工作,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思想史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博士,讲师。

  1982—1986年广西农学院农学系农学专业学习

  1986—1989年广西农学院农学系团总支书记

  1989—1991年大连理工大学社会科学系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第二学士学位班学习

  1991—1992年广西农学院团委副书记

  1992—1994年广西农业大学团委书记兼学生工作部副部长(正处级)(其间:1993—1994年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1994—1995年广西农业大学党委办公室副主任

  1995—1997年广西钦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

  1997—1998年广西钦州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1996—1998年中央民族大学民族经济专业硕士研究生课程进修班学习)

  1998—2001年广西壮族自治区人事厅副厅长、党组成员(其间:2000年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党校地厅级干部进修班学习;2001年广西大学外国语学院广西中青年领导干部赴美英语培训班学习)

  2001—2006年共青团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书记(2000—2003年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经济研究所中国少数民族经济专业学习,获法学硕士学位;2003—2004年外交学院司局级干部英语强化班学习;2004年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学习)

  2006—2008年广西梧州市委副书记、市长

  2008—2008年广西梧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08—2009年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梧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09—2010年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秘书长,自治区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书记(兼)

  2010—2013年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自治区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书记(兼)(2008—2011年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思想史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2011年国防大学国防研究班学习)

  2013年5月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中共南宁市委书记

  第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

  政协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第八届委员,第九、十届委员、常委

  比如说现在农民的承包地问题不大,因为承包地,他到了城市来,他的承包地可以转包出去,所以这并不影响18亿亩,留在当地的人更多的耕地,这没有问题。现在最大的浪费是农民宅基地部分。农民每一户都平均三四分、四五分、有的是七八分地。这些农民如果有了城市的户口,已经住在城市了,又有城市的医疗保险,又有城市的失业保险,又有城市的各种保险,那过去我们说要把农民的地保住,因为农民万一失业以后要给一个退路,那对一部分解决户口的农民来说,他就不存在退路了。要是那样的话,城市的人也应该有退路,那城市没有宅基地。所以宅基地部分,应该自愿或者市场化的,应该有一部分可以运作空间的。比如把已经在城市、已经有了城市户口,已经有了城市劳动保险的农民,他的宅基地就允许他自由处置,所谓自由处置就是说他可以把它卖掉。当然你如果把宅基地就卖到本村里面,本村有多少人来买?能卖多少钱?那还有一种办法风险挂钩的问题,比如把这块宅基地复垦成农田,那把这个农田的指标换到城市周边来,因为这18亿亩的红线并没有说一定要百分之多少在城市郊区,百分之多少在农村,那这里面有一个质量的问题,但是质量问题也可以解决,比如一亩换两亩,一亩换一亩地,但是就把已经进入城市的人的宅基地进行复垦,像重庆那样,给换到城市周边来,因为地租不一样,同样一亩田在城市周边的一亩田和跟在很远很远的农村的一亩天,价值完全不一样,但是种粮食来说是一样的,或者说是差不多的,那这里面就有很大的文章可做。

  (简历摘自人民网)

本文转载于赌球,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