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侨报 柯文哲的翻转政治能否引发市民自觉?

17/04/14  代理网站 
  • 推荐到:

  3月18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17日刊文称,2月29日,东京地方法院裁定,2006年10月某公立小学死亡的女老师属于“因公自杀”,也就是说被认定为“工伤”。消息一出,就立刻引发了日本民众对“教师是自杀高风险职业”的热议。种种原因,让本应“桃李满天下”的老师,屡屡走上不归路,也让教师成为日本的“自杀高风险行业”。要消除这种现象,需要家长、学校、社会的共同努力。

  文章摘编如下:

台媒:柯文哲的翻转政治能否引发市民自觉?

台北市长柯文哲(中时报系资料照)

  女教师自杀时年仅25岁。2006年4月刚上任,一名老师就给了她下马威:“新人随时都有可能被开除,别想着请病假、缺勤,这就是在偷懒!”有了前辈的“教诲”,她不仅工作十分认真,而且小心翼翼。即使这样,还是招来了家长的不满。一位家长在得知课堂小测试是学生互相打分后,认为占用了自己孩子的时间,要求老师自己打分。由于没有给家长满意的答复,家长闹到了学校。校长为了平息事端,要求她在全校谢罪。

教师工作时常

  有了这个“污点”,这位女教师处处遭人指责,工作不到3个月就被诊断出患上了抑郁症。朋友劝她好好疗养时,她对友人说:“因为是新人,不能休息”。她告诉母亲:“每天晚上,都有家长打电话来责备我。我每天都在痛苦中度过,但是,我想成为一名教师,只能忍受。”

  终于,长期的抑郁让她走上了绝路。然而,地方公务员灾害补偿基金会却并不认为她是“因工作自杀”,而是“心理脆弱”。女教师的父母不服,于是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了诉讼。

  其实,教师自杀在日本并非个例。日本内阁府发布的数据显示, 2014年共有103名教师自杀,其中男性69人,女性34人。自有统计以来,每年日本都有超过100名老师选择自杀, 2010年甚至达到了163人。学校本是教师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为何竟变成了教师们的“催命所”?

  首先是工作时间长,工作压力大。日本上课时间各地不同,但相同的是老师们要比学生们早到学校,而加班加点更是家常便饭。就连曾经当过老师的日本文部科学大臣驰浩也承认,他早上6点半就到学校,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每个月加班超过100小时、工作30天更是习以为常。

  日本中小学老师除了教课、指导学生学习外,还要在学校里兼任其他职位,如在学生社团里担任负责人、组织学生修学旅行、文化祭、运动会等。

  而且,日本学校的老师还要定期向家长们报告情况。在决定孩子未来出路时,甚至要天天举行“三方会谈”。即使下班后,家长也经常会有打电话来问这问那,可以说,日本中小学老师是随时随地应对家长召唤。不仅如此,一旦学生出现问题,很多家长会把责任都推到老师身上,学校为了留住宝贵“生源”,也会不问青红皂白批评老师。这让很多老师“腹背受敌”,也是他们患上抑郁症的重要原因。

  3月27日电 台湾《中国时报》27日评论称,台北市长柯文哲上任即将满一百天,他依选前承诺将在下周末“向人民报告”,邀请民众看见台北百日来的改变与未来愿景。柯P以素人之姿主掌北市,尽管一路走来因心急口快,讲错不少话,得罪一大片人,但是从最近的民调显示,绝大多数的市民给予号称“白目市长”的柯文哲正面评价,显然柯P魅力还会持续发酵。

  文章说,近年来,从教育开始,到餐饮界甚至各行各业掀起了“翻转风”,其核心理念就是“服务流程中的主客或主从易位”,如“翻转教室”意思是把教室的主导权交给学生,让学生决定他要学习什么、学习多少、要怎么学,摆脱过往教师在教室里一人独大的局面。而各行各业的翻转经验,说穿了就是去中心化、扩大参与以及改变决策模式的历程。

  从这个角度看柯文哲,他可以说是发射出台湾“翻转政治”第一枪的人。例如,他提出的i-voting,也许尚不成熟,但让选民耳目一新,也唤起市民心底的参与热情,如果可能,这份热情应说向上升华为责任感。

  种种原因,让本应“桃李满天下”的老师,屡屡走上不归路,也让教师成为日本的“自杀高风险行业”。要消除这种现象,需要家长、学校、社会的共同努力。而此次教师自杀的“工伤认定”,还只是直面问题的第一步。(蒋丰)

  分析指,这一点,柯文哲也承认很困难。柯P发现,当他谈到政策时,市民没有太大的兴趣,谈到一些生活上的琐碎杂事,收视率就会飙高,于是他做了一个结论:“选民的水平就是这样而已啊!”就像评论“部属”时态度的尖锐强硬一般,柯文哲总是太快下结论,结果很可能就冻结了热情。

  因此,该文表示,台湾的政治若是只有柯P翻转,那只能说是半套,一旦转不过去,情况可能更糟。柯P旋风所带来的“改变ing”不能只发生在素人市长当选的那一刻,之后能不能引发市民的自觉,才是翻转成功与否的关键。